刘銧銧同名个展“刘銧銧”-卓克展览频道

最新动态
您的位置: 展览 > 刘銧銧同名个展“刘銧銧”
刘銧銧同名个展“刘銧銧”
  • 展览时间:2016/6/18 - 2016/7/24
  • 展览城市:北京
  • 展览地点:艺琅国际(北京草场地国际艺术区328-c)
  • 策展人:
  • 主办单位:
  • 协办单位:

展会介绍

开幕时间:2016.06.18(周六)  16:00 - 18:00
 
       刘銧銧同名个展于2016年6月18日下午4时在艺琅国际开幕,本次展出其最新的“丛林”系列作品,展览持续至7月24日。
       艺术家刘銧銧,1986  年 出生于甘肃,2009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 ,现生活和工作于北京。近年来主要个展有:北京玉兰堂,DUN画廊 “不应该的年代-刘光光个人作品展”(2010); 北京空间站 “宝石迷阵-刘光光个展”(2013 )等。
 
    艺术家的创作,不仅出于情感需求,而且还出于情感的表达。长期以来,人们在分享艺术品中的情感时,拥有了对于艺术品的满足感。大多数人在观看图像时得到了联想对象的情感回应,这种情感回应促使图像的有效性。但对于满足大多数人情感刺激的图像,又被我们称为流行艺术、商业艺术或不纯粹的艺术,如今很多艺术品都属于这种情况。另外一方面,一部分艺术家对于纯粹的形式关系较为敏感,他们不愿意任意或有意识地为了唤起与外部世界对象相联系的情感,而放弃自身与形式空间的关系,他们把注意力完全集中于艺术内部确立圆满关系,这种价值只有少数人能够理解。但相比前者主要诉诸于图像联想的作品,则会更有活力和永恒性,因为有关对象的情感变化要远比有关形式情感变化的快。刘銧銧的创作对于情感和形式的把握,一直贯穿在他的几个系列作品中,他时刻警惕图像的泛化所造成的情感低廉问题,不断否定地创造语言形式的独立性,事实上,生活中的事件造成的情感与创作形式呈现出的审美情感,在他的创作中一直被区分面对,如何在多种情感中,确定一种属于个体的绝对情感,在建构一个有意义的形式上,激发人们面对于这种绝对情感,正是刘銧銧正在面对着的问题,他始终在试图解决不停变化着的情感与绘画形式两者间,存在的独立性与呼应关系。
 
如需更多资讯请联系艺琅国际:
联系电话:010-59506940
联系人(徐彬):18610988607
邮箱:xgallery@xgallery.cn.com
艺琅国际网址:www.xgallery.cn.com
Add: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艺术区328-C    PC:100015

没于“丛林”的存在——王澈对话刘銧銧
 
艺术家的创作,不仅出于情感需求,而且还出于情感的表达。长期以来,人们在分享绘画中种种情感的过程里,拥有了对于艺术品的满足。大多数人在观看图像时得到了联想对象的情感回应,这种情感回应促使图像的有效性。但对于满足于大多数人情感刺激的图像又被我们称为流行艺术、商业艺术或不纯粹的艺术,如今很多艺术品都属于这种情况。另外一方面,一部分艺术家对于纯粹的形式关系较为敏感,他们不愿意任意或有意识地为了唤起与外部世界对象相联系的情感,而放弃自身与形式空间的关系,他们把注意力完全集中于在艺术内部确立圆满关系,这种价值只有少数人能够理解。但相比前者主要诉诸于图像联想的作品,则会更有活力和永恒性,因为有关对象的情感变化要远比有关形式情感变化的快。刘銧銧的创作对于情感和形式的把握,一直贯穿在他的几个系列作品中,他时刻警惕图像的泛化所造成的情感低廉问题,不断否定地创造语言形式的独立性,事实上,生活事实造成的情感与创作形式呈现出的审美情感,在他的创作中一直被区分面对,如何在社会生活中体验到的多种情感中,确定一种个体的绝对情感,在建构一个有意义的形式上,如何激发人们面对于这种绝对情感,正是刘銧銧正在面对着的问题,也是他想使两者之间存在独立并呼应关系的问题。
 
(W=王澈,L=刘銧銧)
W:我看完你不同时期的系列作品,能够明显感觉到你不断否定的态度已经越来越将你推向一种自由的状态,你是否在创作上有这样的感觉?
L:确实。否定自己的过程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艰难而又必须要面对的事情,面对一张画布时如何让作品不断打破一些局面而不是越走越狭窄,是我考虑的最多的问题。
W:在这个过程中,对于否定的确立一般基于哪些方面?
L:当某一个阶段我把画完的一批东西重新审视的时候,这个时候作品给我的感受是否有我能够预见的更宽广视界时,我会思考是不是要继续,每一次否定和改变都是很痛苦的事,好在我不怕改变。
W:继续。
L:放弃一个阶段的东西并不是放弃以往的感受和经历,这些感受和经验还会叠加到下一个阶段的创作当中,只不过是不是以主要的形式呈现出来。当面对新问题的时候以往的经验也是可以解决一些问题的,并不是全盘的否定。进入新的阶段肯定就会有新的问题,过去的经验可以一定程度的帮助我解决新的问题 ,不管好的经验和坏的经验都能在不同的状态中起到不同的作用。
W:从过去的某阶段的创作上,你曾使用艺术面对过哪些问题?
L:我的创作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吧,可能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我想要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一个欲望。我的创作还是从个体出发,关于创作所遇到问题都是一些特别具体的问题很难回答,我关注画面的结构,色彩,表现力,形体的转化和节奏感。如何让每一幅画都有全新的体验和感受,这些是我创作中最关心的问题。
W:我所说的问题其实主要是指你个人的精神准备方面,比如最新的“丛林”系列作品,在你的个人情感上较之前的作品是否存在关联?另外你所讲到的全新体验是你的体验还是希望观众能有全新体验?
L:在情感上是有一定关联的,这种关联是我成长过程中内心的变化,我的作品脱离不开自身的感受,曾经也有一段时间想要变得客观和理性一些,但后来发现不行,那样的工作我维持不下去,有些阶段选择放弃也是这个原因。丛林只是一个载体,因为它比较包容所以我选择了这个题材,实质上对作品的意义我并不是很在意,我不希望作品观念太强。我说的新的体验是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创作者肯定都需要新的体验来刺激自己,我是这样的创作者,新的感受和新的问题能带给我更多的创作动力。
W:倘若你对作品的意义并不在意的话,那么在注重体验上,是否有比较敏感和在意的方面?
L:体验的敏感肯定是有的,但是很难用语言形容,比如我处理一个形象,如何把这个形象转化成我想要的样子,这是没有标准的,我可以任意变换,但最终我还是要选择一个我认为比较适合的,或者很多时候是偶然达到的一种理想状态,我要尽力制造这种理想的偶然状态。这个是我比较在意的。
W:哈哈,我很想知道这种理想状态是什么样的?或许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L:我说了其实没有标准的,就是在创作某一幅作品的某一个时间点上,得到的某一个各方面都比较理想的画面,就是那一幅画的理想状态。
W:拿一件作品来比例,聊聊创作时的状态。
L:比如说《密林》这张,首先弯弯的树对我来说就很有形式的美感,我首先要考虑如何表现这个形式,我脑中有很多种表现的形式,所以后来我画了很多张弯的树的作品。密林这张画我选择把丛林的深处背景平面化,通过树枝的交错形成不同的色块,制造一种错落的空间感,使得树林即是平面的也是立体的,虽然我画的还是具体的形象和空间,但在处理画面的时候我更多考虑的是画面就是一个平面,无论我如何处理,抽象也好具象也好都是成立的,所以我可以天马行空,唯一的边界就是它必须是我的风格。
W:这次展览的作品,都是丛林系列的作品,在展示上划分出了四个区域,这些区域是否分别代表了你作品中的一些关键词?
L:建立、沉沦、矛盾、孤独、交错、迷失、未知,我觉得很多颜色都有很多属性,都是交织在一起的。
W:你常使用的紫色,有什么属性?
L:紫色是蓝色和红色的结合,是冷和暧的结合,这种紫灰色是我无意识的选择,不知不觉就会画出这种颜色,如果说给它加一个属性的话,我觉得是交错、矛盾、隐藏和中庸的。
W:这种无意识的选择,一定是你在生活中所能感知并沉淀内心的东西,是对于这种状态的理解与认可,但在这种背景下,将面对过或者感受到的情感转换到你的画面上,统一成你的风格,便是你的创作方式了?
L:情感只是一部分,色彩是情感的表达方式,是无意识流露的,但大部分时间我更关注画面的整体结构的把控,空间和形体的变化。
W:一种“有意义的形式”能激发观众的审美情感,在你作品中的形体与空间的建立上我觉得仍然具有强烈的个人情感,包括整个布展的节奏。
L:对,我的情感也是我作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不矛盾,它们都存在。
W:观众在对于形式的静观过程中获得联想对象的情感回声,这种观看的结果建立起了某种审美形式,从而又促使这种形式本身在创作上变得有效,所以我觉得情感与形式在这种关系下尤其需要作者深思。
L:我同意,情感和形式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任何一种艺术的审美形式都是情感和形式构建的,我用我的情感和方法构建我的艺术。
W:情感与形式之间的关系,你认为在创作过程中如何面对?两者之间的关系与呼应如何展开?
L:情感是感性的,形式是理性的,创作一幅作品时首先面对的是一张空白的画布,需要理性的判断如何构建整个画面,而情感是通过一些细节一步一步渗透到画面当中的。情感可以给形式一些启发,形式也可以激发情感的表达。这是创作时的最佳状态。
W:好的,你还有没有想要谈论的点?
L:我暂时想不到谈什么。
匿名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