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谢海的画展-卓克展览频道

最新动态
您的位置: 展览 >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展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展
  • 展览时间:2016/7/9 - 2016/7/16
  • 展览城市:中山
  • 展览地点:中山美术馆(中山市西区岐江公园内)
  • 策展人:
  • 主办单位:中山美术馆
  • 协办单位:

展会介绍

主办单位:中山美术馆

支持单位:中山港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全案策划:回唐文化
出品人:张华江
学术主持:仲敬干
策展助理:吕明翠
 
谢海画展序言
文/张华江
 
筹备几个月的谢海中山画展,如期而至了。
在中山办这个展,缘于二点原因:一是我对谢海作品的喜欢。谢海总能用简练的笔法,自己的笔墨语言,还原本的花鸟画之状态;这种状态,正是我所喜欢的那种水墨境遇;二是我对谢海本来就熟识。邀请谢海来办展,一可叙旧,二可活跃中山的艺术收藏。
谢海是目前美术界里的热源之一,其人热心肠,其画热门货;邀 这样的画家来办展,对中山的美术界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我们港航 集团愿意做这样穿针引线的文化使者。中山港航集团历来是重视文化 建设的,赞助和资助过全国不少艺术家来中山办展;不久前还被评为 广东省 500 强,是经济效益、文化效益双丰收的重要企业。
事实上,我们中山在近现代以来,出现了像方人定、黄苗子、余菊庵、黄霞川、方成、李延声等艺术大家;所以,中山也是热爱艺术的一个城市。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中山这个画展,但愿是个起点;请谢海关注中山、关注中山的美术成就!
是为序。
 
谢海艺术创作简历
谢海,1970年出生于淮阴。曾先后毕业于江苏省淮安师范学校、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天地》总策划,《美术报》总编辑助理、评论部主任。现居杭州、上海。
 
吃茶去
文/谢海
 
活到120岁从谂禅师年轻时在观音院禅修,有僧来拜谒,他问来者:“曾到此间否?”答:“曾到。”从谂说:“吃茶去!”又有僧来,从谂问:“曾来此间否?”答:“未曾来。”从谂说:“吃茶去!”
从谂禅师圆寂前两年才得到燕赵二王的供养,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而在此前,他和他的观音院的师傅们一直都过着很清苦的生活。我在想,那时当他面对求佛开示的后学,寻找顿悟的众生,不说“吃茶去”能说什么呢?
“吃茶去”原本并没有什么玄机,所谓玄机引发的禅机是因为无数人对这个公案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和体会。正是因为大家对“吃茶去”这个看似简单的行为有着不同维度的观点,同与不同之间于是就有了高低、好坏、顾盼等等话题,就像我们谈春晚、谈娱乐八卦一样,最不济的还可以谈星座,总得找一个话题。
“吃茶去”这个公案向我们揭示了学习佛法不是一个知性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实践的问题解决了,佛学道理也就容易理顺了。要了解茶道,你首先要知道茶的味道,知茶就得亲自去喝那茶,然后才会知道它是龙井、碧螺春、花茶还是乌龙、普洱。知茶才刚刚起步,还需要知道中泠泉水最好,惠山泉水第二,虎丘泉水第三,观音泉水第四,大明寺泉水第五,吴淞江水第六和淮水为第七。知茶水还不行,还得识器,什么壶、什么杯、什么盏、什么碗……还得观火候……还得对时节……当然,还得懂茶礼……多的不得了。从谂禅师指导僧人心注一境“吃茶去”,无非是启迪常人在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可以虔诚修行,从而达到一个禅的境界。
先遍览佛法,再通晓佛学,继而法无定法,我有我法,应该是“吃茶去”禅偈命门之所在。
画画之道和禅的体验差不多,我不太喜欢讲画理,更不喜欢讲画学,到了不惑之后,画画成了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我还明明知道,我画的折枝花卉喜欢的人多,我的瓶花系列的拥趸者都是一些文艺青年,“小黑板”根本没人看,但是,我还是满心欢喜地想画什么画什么。
有时候,我也扪心自问,我为什么画画?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别人不喜欢的画?这不是矫情——这是我40岁以前一个困扰我的一个最头疼的心结,特别像我在30岁之前总是问我自己我能干什么一样,也像我20岁以前总是追问自己“我是谁”一样。我是一个爱问自己问题的人,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是,好在问题都被时间解决了。所以,我特别信老辈们说的话,信他们说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信他们说的无为而无所不为。很多时候,我还信这个世界真有一只无形之手,不断地矫正我前行的方向。
十几、二十郎当岁的时候,我留着长发,扎过小辫,蓄几许山羊胡,穿中装,像个艺术家的样子混迹于尘世,后来发现这太不靠谱了,艺术的好坏和头发的长短也不成正比,于是,修炼成了今天的样子——放人堆里找不到人影。后来,别人说我文笔好,天天写文章,又有人说我组织能力强,脑瓜好使,于是时不时操持展览,正襟危坐地做学术主持,过的也人模狗样的,但是,这都不是我要的生活。
30岁的时候,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画画,原本只为找一个乐子,后来发现其乐无穷。更为关键的是,我赶上中国艺术市场的黄金时代。可以自愉悦,可以换酒钱,我的天哪……没地方说理去!
再后来,问题复杂了。国际的金融危机让中国的艺术市场栽了跟头,加上藏家越来越专业化,是一张画就能换成钱的时代渐行渐远。最为关键的是,我发现我除了会画画、会写文章,其他什么都不会,我不会玩微信、不会开车、不会打电玩、不会外语,甚至不会应酬,我终于发现,是我自己主动的、心甘情愿的离这个世界渐行渐远。
画画变成了我的唯一,画画承载了它与我之间太多的风花雪月。
我要把我的画给搞评论的谢海看,我要把我的画给搞策展的谢海看,我要把我的画给写文章的谢海看,如此这般,别人看不看重要吗?别人喜不喜欢重要吗?滚犊子,自己还忙不过来。
事实上,在红尘纷扰的社会里绝对的我行我素是不成立的,那么你能不能画给自己看呢?就像喝茶,你觉得茶好,可不可以不和别人分享,不与人说。
“吃茶去”深蕴妙理,画画其实也暗藏禅机。不为美术史而画的画画,不为换钱而画的画画,我想,就一定能画出好画来。如果你真爱画画,你就去画,你去为它付出时间,为它受苦,为它高兴,你就认识它了。再如果,它能打动你了,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在大自在的境界里“游于艺”了。
吃茶去,可以心存智能,顿悟了无挂碍,善事一桩;画画去,可以豁达胸怀,体验悠哉洒脱,善事一桩!
今年又要出一本新书。展读张华江、仲敬干两位大哥前题后跋,满心欢喜,沐浴难得阳光,抒写心中块垒,终究未虚度时日,亦是善事一桩。
是为自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只是我可能与通常人不大一样,没有一般朋友那么博大,那么有担当,有责任岗,我的理想是了无挂碍,心无羁绊,无拘无束,自由飞翔。但是,很显然这样现实和今天的社会不匹配的,道理其实也非常的简单——这个世界是不接纳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
比如我,通常是孤独的,寂寞的,一个人的,但是这样的状态在这个世界里存活吗?肯定不可能,我们正常的生活逻辑一般是这样的,你的有家庭,你的有工作,你的有朋友,所以,孤独也好,寂寞、一个人也罢,它都是相对的,或者说是局部的,这种相对的、局部的时间可以给你思考,思考很幸福,思考可以达到我所说的的了无牵挂,自由的思考在现在太奢侈了,但是我也喜欢热热闹闹的,高朋满座的,所以别人说我精神分裂,也是对的。梦想和现实总是遥远的,现实是我们每个人不可能是安静的,你要适应这个社会
所以,我也常和我的朋友说,我们艺术家何为,我能何为?事实上,我们搞艺术的通畅情况下,只能管好自己,管好自己其实也不容易,特别是在当下。
那么怎样才能当好艺术家呢?我想就这么几个情况:一是方法,二是技法,三是想法
 
2016年5月31日于西风堂急就
 
后记:重识谢海
文/仲敬干
 
谢海这次在广东中山的画展,完全是大忙人的他 2016 年计划外 的画展,也纯粹是由中山市港航集团总裁张华江先生提议或主办的。 张华江是位行事低调的大企业家,同时,也是热爱艺术收藏的大智者; 而谢海则是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佼佼者,是江南才俊加苏北人那种豪迈、 仗义的典范。他们是老朋友。我想,只有是像他们这样的老朋友才会 在很多时候“不约”——“而同”。
那天,张华江本由上海直飞广州的,当得知谢海在杭,便执意与中国改革报美术馆的王志馆长,一起赴杭相聚。
在杭州谢海的大画室里,叙旧由喝茶、抽烟、聊天、看满案的画 稿开始,会心时,张华江会说喜欢这个,喜欢那个;高兴时,大家会 说谢海所创作的“折枝花”系列好玩在什么地方,“谢小瓶”系列绝 妙在何处。最后,张华江向谢海提议,择时到中山办个画展吧。办展, 在有实力的收藏家支持下支持下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谢海能完成 这个特邀而且是加出来的任务么?
事实上,谢海是好玩、贪玩的。有人说,谢海的名气一半是玩出 来的,这话说起来不好听,但是,仔细想来倒也有几分靠谱。不过, 谢海的贪玩从来也没误过正事,这是他的本事。一方面“海阔天空—— 谢海的画”让这位美术界的牛人忙碌起来了,另一方面,人家该吃就 吃,该玩就玩。表相还是可怕的,张华江先生全权要我不分时段的检 查谢海的创作进度,作为“第三方”,也忝为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 我也没给他留什么情,三天两头打电话骚扰他,希望藉此保证作品件件无愧于他的风采和名气。所以谢海是拿我没办法的,顶多到上海不来找我就是了,但作品数量必须完成,作品质量必须保证。
谢海是勤奋的, 一年要写50篇文章,要完成创作大大小200幅 书画作品,还要或策划、或主持十数场大型活动,主编十来本大型画 册,没有人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这段时间,又听说在谢海 在画紫砂壶了,还说有一个中篇小说快脱稿了,哎,不知道他是怎么 想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好在,谢海的折枝花、书法与紫砂壶联 姻,也真是绝配了——紫砂流畅的壶体,配上谢海率意的笔性,一定 是趣味“满腹”的。
谢海的画全国展,大中城市全国玩,所到之处粉丝们争相与谢海开玩笑,品头论足,一派与民同乐的况味,实在是大牌的不得了。 
但是谢海再牛,也得给我把这个画展季的画给画好。
所以,直到我看到谢海为画展所创作的作品时,我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真是被谢海对艺术的敬业精神打动了。他让我认识了一个新的谢海——玩着玩着就把活给办了,他也让我了解了庖丁解牛的新的含义。
很显然,这些作品算得上是精心之作,无论是在布局、构筑、着色皆有法可寻,来龙去脉,畅然入境。其画境丰盈,活色生香,趣足够味,充分体现谢海在花鸟画方面,收放自如的笔墨意态。
总之,对这次画展上作品,我是满意的。
是为后记。
匿名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