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本——陈履生画展-卓克展览频道

最新动态
您的位置: 展览 > 务本——陈履生画展
务本——陈履生画展
  • 展览时间:2017/4/14 - 2017/5/10
  • 展览城市:武汉
  •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4号、5号展厅 湖北省武汉市保华街2号
  • 策展人:
  • 主办单位:武汉美术馆、陈履生美术馆(常州)
  • 协办单位:

展会介绍

一、展览时间:
(1)  布展时间: 2017年4月14日 至5月10日 
(2)  开幕时间: 2017年4月18日15时
(3)  撤展时间: 2017年5月11日
二、展览地点:
武汉美术馆4号、5号展厅  
湖北省武汉市保华街2号
三、 展览信息
(1) 名称:“务本——陈履生画展”
(2) 主办单位:武汉美术馆、陈履生美术馆(常州)    
四、艺术家简介
陈履生,1956年生于江苏扬中市。198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美术历史及理论专业,获硕士学位。在校学习期间两次获得刘海粟奖学金。1985年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先后任古典美术编辑室编辑、主任。2002年调中国画研究院,任研究部主任,研究员。2004年调中国美术馆,任学术一部主任,《中国美术馆》月刊常务副主编。2010年调中国国家博物馆任馆长助理,2010年11月至2016年8月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国家博物馆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汉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全国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南京艺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北京外交学院、台湾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前言:
陈履生是一位在艺术理论上、学术上造诣高,深谙传统水墨画精神,领悟水墨画当代性语言表达并身体力行于水墨画当代之路的艺术家。
他首先是个心系民生和传统文化的文化人,作为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美术馆学术部主任,他熟知国内外美术史的状态,带领他的团队服务社会,让更多人感受到文化的熏陶。同时,他致力于美术史论研究和美术批评,对中国美术史、汉画研究、美术编辑等研究领域有很大的贡献。他在《美术报》《文艺报》中开设系列专栏,以较高的专业性和敏锐的学术判断对当今美术界的热点人物、事件、现象进行评说。高质量的评论使得他的专栏受到追捧,成为当代美术批评界的一位重要代表。为文之余,他也一直坚持艺术实践,在书法、摄影、绘画等方面多方位涉猎,可谓书、画、文、摄、展一应俱能。
此番陈履生携其“务本”来到江城,仍延续其一以贯之的展览逻辑,以文人、文心、文采、文思为线索,展其70余件绘画作品。从风竹倩影到含苞瘦梅,从孤石疏花到傲霜秋菊,他构图奇特,章法谨严,画出不落凡俗的君子之态,延伸了文人品格的时代精神。“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陈履生认为,“本”是“道”之源,无“本”则失“道”,可以说,各行各业都有“务本”的问题,书画也一样。然而,在今天,“务本”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中国水墨画之“本”在过去一百多年来不可避免的正在与外来文化相碰撞,使得“本”变得十分模糊。因此,今天的“务本”不是对一个既有的、现成的“本”的承传,而是首先要研究和探索“本”为何物,“本”之何在。
君子“务本”,是一个由内及外、由技入道的内省的系统实践过程。陈履生认为“立本须固本,固本则需研习之。”画家要有一颗赤子之心,在“务本”之路上温养其文人精神。“路漫漫而修远兮”,而陈履生正是行走在孜孜探求路上的一位。
一直以来,武汉美术馆将“水墨”作为重点研究对象。除2011年开始已成功举办四届的水墨文章系列——“写意精神”“笔法维度”“文脉创化”“色界变相”外,我们每年都会举办大量当代较有影响力的水墨个展和群展,以及每年一次的大师专题展,如齐白石、蒋兆和、关山月、石鲁等。去年我馆主办的“苍山为岳——石鲁作品展”,陈履生作为策展人,对展览予以了极大地支持。此次的“陈履生画展”也将丰富我馆对于水墨艺术在当代的多元化发展的研究成果。武汉美术馆也愿用一颗赤子之心,在务本之路上寻找早春和风,为观众带来万紫千红、百花竞放的艺术佳作。
 
看树 拍树 画树
文/陈履生
 
余当年为生活计而习字学画,不觉而成专业,庚申年离开扬中,苦读七载,自校门出已三十年矣。此后出版为业十七春秋,又历经画院而达馆中。余生于馆内,长于馆中,此乃照相馆也。及至美术馆,以展览为业,不亦乐乎。庚寅年复转博物馆,自知所学粗简,难以面对古今中外,故不敢懈怠,努力为之。
其间五年有余,早出晚归之上班路上,于车中见路边国槐,屈伸由人,以人为先,感于被修剪之不幸,而怀想村野中之同类,自然所成,听天由命,其生之幸也。每到秋尽,狂风扫落叶,国槐尽显其容,铮铮铁骨,任凭风霜雨雪。其枝干若行书笔舞银蛇;如水墨之画有独特结构与无穷意趣;似木刻以天空为背景能见刀刀刻痕。故不时为其留影,久而久之,爱之深矣,萌动写画之想,且不能自已。
丁酉年,余将展画于江城,初试而能顺心,继而不能止笔,然个中所想甚多。余当年闻师说,画山水要画好树,而画树必于冬天画无叶之树,此为认知生长结构。古人云:“画树不拘曲直,各有妙处,是在安放处。”山水中之树,虽为配景,然最见功力。故假古人字画,丘壑山石或能仅似,画树则骨髓暴露也,因难以求妙。千古之画,写全树者少,仅明人项圣谟之大树风号图等一二,却僵直而少于变化与气韵,全无生气而言。树乃常见之物,品种各异,变化多端,既有结构之生态秩序,又有变化之巧妙而于意想之外,故凡手不能得其结构自然,又不能得其生动意趣。
余所画专注于国槐,乃因其品格高尚,如梅兰竹菊诸君子,而其态与势则迥出其外,既无芬芳,又无美色,谦谦而能与世无争,随遇而安也。
下一篇展览:
匿名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