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展览
卓克艺术网>展览频道>“他 她”邵同个展
“他 她”邵同个展
展览时间:2019/4/13-2019/5/3
展览城市:广东-广州
展览地点:FREE空间
策展人:
主办单位:大艺博
协办单位:
查看所有大图

展会介绍

开幕时间:2019-04-13 15:00

展览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3号之二

参展人员:邵同


展览介绍:

不安的出口

青年艺评人:肖勇

翻看邵同的成长经历,我们不难发现,邵同父母所给予邵同的并不是一个太完整的童年。内向的他,常由于父母的忙碌而一个人宅在家画画,画不好的时候就一个人哭。关于那段经历的回顾,邵同总是十分感慨,但或许也正因如此,那个时候的他才能将所有的洞察用在自己所专注的事物上面,并为往后的创作提供独特的视角与经验。观看邵同的画作,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他的那些画作正是在不断的回望与抚慰童年那个敏感的自己,以此为他的不安找到一个出口,最终达到心灵的平衡。

此次个展,展出作品基本涵盖了邵同近期创作的大部分作品,观看这些作品,我们不难从中读出伴随着敏感、纤细神经带来的极其细腻的情感表达,其中,《阿姨》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阿姨》实际描绘的是一段婚姻波动中的家庭关系,这段关系所附属带来的影响,在已为人父的邵同看来,是深刻而长久的。画面中间分别是父亲、小女孩和母亲,画面右下角的影子则是邵同第三视角的影射。邵同认为,这段重组家庭关系的确立,在看似和谐与完满的组合下已经出现了某种难以填补的精神沟壑。而小女孩僵直、沉默的身体所释放出的信号正是这种精神沟壑的外在表现。此外,在这段新的婚姻中,小女孩显然已经成为 “ 父母 ” 的连接中的一个 “ 多余纽带 ”,小女孩自我定位的模糊也让她有点无所适从。《阿姨》细腻的表达除了来自作者对画面恰如其分的掌控,更多的则是邵同对生活敏锐的观察、概括与提炼。

站在邵同的画前,我们总能隐约感受到一种叙事,这种叙事没有明确的指向,也没有清晰的目标,他用片段式的场景、模糊的面孔、充满意味的背影、暧昧的暗示,让人不断地在他创造的空间里沉浸与思考,情绪渐浓,快感也油然而生。情绪的包围,沉浸式的体验总能让观者联想更多,邵同似乎十分擅长运用自己的语境来注解情绪并营造神秘。此外,在他的笔调下,时代的特质似乎也总能被他准确地捕捉到,这种他捕捉的时代特质也弥漫于他大部分的绘画之中。

80年代,刚改革开放不久,交流匮乏的年轻人们纷纷来到歌舞厅,他们挥动着双臂,踩着节奏,跳着时下最时髦的舞步,通过身体接触与碰撞来释放荷尔蒙的他们,在昏黄的灯光下,卸下一切的伪装与束缚,这一刻,他们都将只属于他们自己。《舞者》正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产生的作品,它也正跨越着时代与大家诉说着那个年代的青春与韶华。如今,新的娱乐方式不断出现,歌舞厅作为一种陈旧的消遣方式,日渐没落。但就像那个时代发生的一切,这些属于80后的集体记忆同样深深地烙在了邵同身上。

在邵同身上,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他敏锐洞察带来的视觉震颤,更能从他的生活获得一些启示。邵同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每天都保持着记录的习惯,这些记录有时是随笔,有时是草图,总之他一直在积累。在与他的交流中,他对于绘画真诚的态度十分令人动容,那种不加掩饰的心声袒露也让人对他颇有好感。他说:“ 我的朋友不多,但每一个都是可以交心的那种 ”。我想,邵同的绘画如此吸引人的原因,除了他的天赋以外,真诚平实的性格,或许才是他最致命的武器。时代的诱惑很多,我们总是需要几个虔诚的信徒怀揣着对艺术的真诚与热爱,不断地探索下去。

纵观邵同的作品,他有个体的细腻,也有时代的深思,他用从不同门类的艺术中汲取的养分锻造了其风格化的语言,在他的语言背后,是大时代与小人物之间的矛盾与觉解,他用他的敏感与真诚勾连起了自己和一个时代。在他构筑的视觉体系里,静谧氛围里无所适从的情绪似乎一直在寻找一种解脱,然而画面最终弥漫开来的往往是不安与紧张氛围下 “ 我 ” 的暂时喘歇,但又有什么担忧的呢,我们知道,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解药。

此次展览邵同真诚地将他所有的敏感、柔软、专注与思考全都剖给了观众。那么,我们不妨一起走进邵同,走进他的敏感,观看他的一场自我救赎。

艺评人简介

肖勇 1996年出生于重庆,现居湖北武汉。2017年至今硕士就读于湖北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专业。

2019大艺博FREE计划个展艺术家·邵同简介

邵同 Shao Tong

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现工作居住于北京。2008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

教育履历

2004-2008 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 本科

参展经历

2018 第七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广州) 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广州

2018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中国青年艺术家新西兰联展 新西兰奥克兰

2018 奥克兰艺术博览会 The Cloud 新西兰奥克兰

2018 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 嘉德艺术中心 北京

2017 第六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广州) 南丰国际会展中心 广州

2017 “学院之光”30+30嘉菁英特展 上海中心大厦 上海

我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但却不希望它有这样或那样的结局,因为故事的后面一定还会有故事,即使 “ 灰姑娘和王子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也没有所谓的结束。每个故事其实都只是一个时间里的特殊片段而已。

我一直试图用绘画去讲述一个故事,它没有起始,甚至没有叙事性的情节,可能只是一种悲伤,暧昧,捉摸不定的情绪。创作的整个过程亦是如此,从一个模糊的场景开始,再加进某个人,一个,两个或更多,最后也可能去除这些人,只留下影子。有时经过反复的修改自己也会无所适从,然而却对这种混乱的拼凑,不确定,重构的方式逐渐的产生了一种迷恋和兴趣,也许这种 “ 模糊 ” 正是我所想表达的。绘画不同于影像,只能以定格的形式去呈现,形成最终画面的复杂过程也许他人无从知晓,但是留下的猜疑,困惑和不解却是一直存在的。

人们习惯把故事中的人称呼为他或她,我们每个人也是旁人眼中的他(她),角色的交替互换其实也是自己的潜意识在他人身上的一种映射。每幅作品我都将自己设定成一个观察者,不在其中却参与其中,冷静的窥视着他和她……

他,是谁?

你认识吗?

叫什么名字?

她,是谁?

你记得吗?

在等什么人?

——邵同

艺术家自述

关于创作的阐述,我其实一直是想保持逃避的态度,原因在于我本不想让作品有很明确的指向性。总想保留些余地让人产生更多不同的解读,这也是我想呈现的一种表达方式。因为创作的过程中很多感受来源都是点状的,碎片式的,我都会以草图的形式记录留存,比如一个女人的背影,看似平静的湖面却又泛起水花,黑色的枯树,一束作为礼物的鲜花等等,然后将这些时间跨度很久的元素拼凑在一起,试图找到某种平衡与和谐,却又被各种臆想所打破。看似平静,却总能产生不安、荒谬的联想,这种莫名的复杂体验成为我在创作中的一种依赖。画中很少刻画表情,它太过于直接传递情绪,将其隐藏,遮盖或直接平面化处理,似有似无,或悲或喜,更能表露难以界定的状态。所以,很多内容是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清楚。

我从没有也不敢将自己做为所谓的艺术家去审视当下,只想自己是个会画画的看客,用这种特殊的语言形式讲述身边平常又熟悉的小世界——世界里的纷纷与扰扰。

画画完了,我也就成了观众。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156032908 18155173028 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arts.com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