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展览
卓克艺术网>展览频道>“闲中风月”余启平作品展
“闲中风月”余启平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9/10/20-2019/11/27
展览城市:上海-上海
展览地点:安簃艺术空间
策展人:
主办单位:
协办单位:
查看所有大图

展会介绍

开幕时间:2019-10-20 15:00

展览地址:上海市铜仁路90弄4号1楼

参展人员:余启平


展览介绍:

披上人间烟火的袈裟

徐佳和

乍一眼在一众画家队伍里看到余启平,他委实算不得其中最“风骚撩人”的那一个——因为,他把身体里所有时不时会蠢蠢欲动的愤怒、欣喜、念想、畅快、神伤、无奈……统统按捺住,然后狠狠地一股脑儿揿进了画里,幻成了小和尚眯着的眼睛里飘过的风轻云淡,裹着袈裟的背影里的欲求而不得,徘徊又徘徊之后眉梢上的一抹红晕……于是,余启平的表面,看起来就只能那么波澜不兴了。

余启平的书房在公寓楼的底层,画室在二楼,其实都不能将它们称为完整的书房和画室。

因为书房与客厅相连,隔着一张中式案桌,背后站着顶天立地如山高的书架,正面相对的,却是颜色鲜艳的儿童用塑料椅和搭建到一半的乐高大吊车,带着欢腾的气息,就那么喜气洋洋地蹲在秋日的阳光投影下。

若爬上楼梯进入画室,一抬头就会发现,换季的被褥一角,毫不在意地从右手边的壁橱隔板上垂了下来,无法关上的橱门里,被子枕头毛毯像躲藏在其中的白色云朵般蓬起,又好像都争先恐后欲往外挤一样,令人不得不感受到各种节日接踵而至的闹猛冬季。

这样的书房与画室,水墨氤氲模糊了书山里的小径,又混杂了人间热气腾腾的烟火气息,余启平就深陷其中,提笔之际,孩子游戏嬉闹而过,妻子做蛋糕时飘起了阵阵奶油香,阿姨炒菜入锅瞬间的“呲拉”,煤气灶上炖着的鸡汤咕嘟咕嘟响……这一切如丝般缠裹着画家,精神却逸出了现实,让他的笔下绘出了如赵孟頫 500 年前一样优雅的马,最近又加上了基里科的古典拱廊建筑、黄昏的阳光和斜长的影子,还有画了二十余年的小和尚,欲说还休。

余启平曾说,在日本京都盘桓多年,大大小小带着初唐风貌的寺院对他的影响深刻。1990 年代初,梦游般的小和尚就从那些年开始,出没于余启平的图画里,渐渐频繁。他画的是禅画题材,用的却是高士画的构图技巧。他画人物,注重笔墨技巧,有工笔重彩,也有工笔淡设色,人物衣服纹饰的刻画严整又简练,如果仔细观察,还可以看到服饰上织绣的细入毫发的花纹,极其精工。“自古名士论风流,亦哭亦喜笑凡俗”,禅画在这一点上是与之有共通之处的。而禅的经验与画的经验亦相同,禅与画两者出于同一本源之心,禅家称之为“自牲”,画家称之为“意”或“志”。禅与画都是性情的流露,盖禅家指出“诸佛出世,唯以一大事因缘,”其悲天泯人之情,溢于言表;而画是性情自心的流露,乃属公论;所以禅家画人,都是至情中人;人画禅家,绘出的都是至情之处——不安、矛盾、暗潮涌动。

让观者面对一幅画时,能够看了又看,走近一步,发现一处的微妙,会心一笑;每看一次,都因为心境的改变而体味出画中人的眼神变化,哪怕衣褶那根线条落笔时的一丝情绪波动。

这就是余启平在烟火缭绕中感念到的至情至性的禅家。

山高水长处的琴声悠远已不可得,滚滚红尘里的你来我往又何尝不是一种现代修行?就像人类文明的进阶是螺旋式上升的,艺术为什么不能在前进之途上再转身回望传统呢?回首望的是当时明月,彩云归处,回首望的也可以是“春点杏桃红绽蕊,风欺杨柳绿翻腰”。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156032908 18155173028 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arts.com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